远在彩云之南的日子——魏凯支教日记

发布时间 :2007-11-29 

       今天是2007年11月10日,我是8月27日踏上元谋这片土地的,整整75天了,两个半月,支教生活已经过完了四分之一……直到今天,我才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笔开始讲述我的支教生活。

 

       我所服务的学校全名叫楚雄州元谋县黄瓜园中学,这是一个学生一天要上1节早读、8节正课、2节晚读、2节晚自习、1段自主自习,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半的“监狱”式学校。当地海拔1400多米,经济条件落后,全镇基本全靠农业过活。跟上海就不能比了,我也很少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何必自己平添烦恼呢,既来之则安之!

 

       我教初中一年级一个班(158班)的数学课,还兼着初中二年级的英语活动课的辅导老师。这是两份我非常喜欢的工作,数学自不必说,这是我今后吃饭的本钱,而暑假刚从英国旅游归来的我又成了不折不扣的英语迷,自然比上正课还认真地为活动课备课,而且自娱自乐沉浸其中。无论哪门课、无论课前自己已经有多么累,只要走上讲台,看见这些可爱的学生,我就充满了激情和力量。确实,我没少为他们生气,也没少骂过学生,也发狠打过学生,但是我最满足的就是无论曾经怎样,他们看到我就可以跟我一起充满力量。从陌生到熟悉、从不信任到唯命是从,也许这也是一种征服吧!

 

       158班的学生应该算是我在元谋最宝贵的财产。虽然他们没有一个人属于我,但是他们的记忆却在被我一点一点书写着,他们的脑海里将永远为我留下一个位置,因为我很确信,我改变了他们。两个多月,我们彼此了解,彼此感动,每一张学生给我的字条我都好好地保留着,他们关心我的每一句话、他们因为让我生气自责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没有这些,我真不知道自己会过得多么孤独,其实在我给予他们动力的时候,他们也成了我最大的寄托。我渐渐发现我已经为了他们动了情。当一个不幸丢钱的学生在两手空空、饿了三顿饭之后,被我问及是否吃饭,突然大哭时,我的眼睛湿润了——他们虽然贫穷,虽然脑子不算聪颖,可他们还是孩子,我要给予他们的,又何止仅仅是知识呢!还应该有兄长般、父母般无穷无尽的爱,从他的眼泪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许我也在寻找着自己或多或少已经逝去的童年记忆;当听学生亲口向我诉说她们家为了她每周的生活费都要东拼西凑的时候,我除了拼命地去拉捐款,剩下的就是向她的父母肃然起敬。也许他们拥有的只是被岁月折磨得衰老不堪的脸,他们却有一颗希望自己的后代走出大山的心,如果我们的一点作为可以帮助他们实现愿望,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怠慢呢?

 

       至于英语班的学生,他们是我在黄瓜园生活的点缀,因为全班45个人,只有5个男生。我心里是很感谢初二的这些女生们的,无论她们是处于对我所讲内容的迷恋,还是符合支教团其他队员推测的“异性相吸”,她们都自始至终一节不落地坚持下来。在黄瓜园除了初一,没有哪个年级的学生还会上课喊着叫着回答问题,可是这些囊括了黄瓜园中学初二大多数美女的她们会这样,而且甚为积极,这也是至今我最为自豪的。当有人问我:“明年活动课你还带吗?”的时候,我的回答很干脆,“会,一定会。”其实,对于她们,我就象她们的眼睛,她们想知道什么,我就讲什么,只要是可以拓宽英文知识面的,我都会一一补充。如果让我对为何女生如此执着给一个解释:如果最初勉强算是因为异性相吸的话,那么后来则肯定是因为知识的吸引、对大山外面多彩世界的向往。

 

       当然,除了上课,我们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经过多个“级别”支教团前任学长的鉴定,我们基本可以算是自团中央实施“研究生支教团计划”以后,生活得最滋润的5个人了。我们自己的手艺说实话就是出去开饭店,做到“收支平衡,略有结余”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凡是大家可以想到的,我们都可以做,谁让人家黄瓜园菜这么多、这么便宜呢!哈哈~~

 

       作为一系列支教日记的开头,先写这么多了,希望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能有一些共鸣,都能给予一些帮助,不是帮我们,而是帮助那些还在彩云之南山里的孩子们……

 

版权所有 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桥梁工程系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沪ICP备10014176号

后台